关灯
护眼
    谭小君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砸到了头,血液从她的头顶流至了整张脸,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既狰狞又可怖。

    而她此刻却是在笑着的。

    她张着大嘴,笑得放肆又狂野。

    她的手中,还握着一把刀,银白色的刀身已经被火光映衬成了红色,刀尖一滴一滴地向下流淌着血液,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那血,是林远东的。

    林远东刚刚背对着谭小君,毫无防备间,就这么被她捅了一刀。

    此刻,林远东正反手艰难地够着后背被刀刺伤的地方,可是血液似乎不听他的使唤和命令,正在不要命地往外流淌着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栽倒在了地上,一边咳嗽,一边朝着谭小君恶狠狠地咒骂道:“你……你这个疯女人!你居然敢拿刀捅我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谭小君继续放声大笑着:“对!我就是拿刀捅你,你把我像狗一样关着的时候,把我脱光了,让我像个牲畜一样整天和自己的排泄物待在一起的时候,你就会知道有这么一天!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!你彻底疯了!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林远东的脸上出现了恐惧,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被烟炙烤了太久的缘故,刚说了一半,就开始剧烈地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谭小君却依旧在控诉着。

    “不!不对!应该是很多年前,你就应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!

    你看看!林远东,你睁大眼睛看看,这一幕你是不是很眼熟?

    当年你的原配妻子,林一的亲生母亲,就是这样被你逼死的,没想到吧,今天你也用同样的方式,即将死去。

    这都是报应!报应,你懂吗?”

    林远东已经不想再跟谭小君对话了,他脸上带着惊恐,心底还带着强大的求生欲,拖着失血过多已经无力的身体,开始向门口的方向爬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的人们也没想到会看见这样一幕,他们虽然冷血,虽然身在上流社会永远高高在上,将和自己无关的性命视为草芥,但亲眼看见有人在自己面前杀人,还是很受震撼,一个个脸上,也都出现了恐惧的神色。

    林一就那么死死的注视着林远东,她的瞳孔在震颤着,双手在紧握着,浑身上下的神经好像都紧绷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她甚至告诉自己不能眨眼,要亲眼看着,不错过每一个细节,亲眼看着林远东和谭小君,到底是怎么付出代价的。

    谭小君此时已经发现了欲要逃跑的林远东,她大声狞笑了几下,随即快步上前,弯下腰身,一把抓住了林远东的头发,用力向上一提。

    林远东被迫扬起脖颈,“你放开我,放开我,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谭小君却仿佛没听到林远东的话,脸上依旧挂着狰狞的笑:“林远东,你想跑?你想活命?你这样的人,怎么配活着?你根本不配!

    你冷血无情、自私自利,为了你自己的一己私欲,你抛弃了从小青梅竹马的我,转而去勾搭林一的母亲,后来同林一的母亲结婚了,又偷偷包养我。

    你对不起我,也对不起林一的母亲,你更对不起林雨婷和林一。

    如今雨婷不要我了,霍征也不要我了,我什么都没有了,与其这么活着被你折磨,还不如我们一起死了,我们一起下去去给林一的母亲赎罪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不要……我不要死……”

    林远东挣扎着,然而话还没等说完,就见谭小君手中的刀手起刀落,又是重重一下,刺在了他的脊背中心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疼痛让林远东一张脸都扭曲了,发出了凄厉的哀嚎声,外面的一众围观的人更是看得揪心不已。

    陆妄揽着林一的肩膀,有些担忧地皱了皱眉:“林一,别看。”